投江屈原真是屈

大梦谁先觉,平生我自知
如果粉丝何为由你们定义,那我拒绝加入

结题了结题了

昨天爆肝一下午,ddl八点,我就在八点前几分钟设好了最后一条参考文献。一直拖一直拖,本来只是想撒撒土,主要把文献弄了,结果又脑洞了两千字……
现在算第一回定稿吧。去年五月至八月,初步查资料;九月至十二月,翻检新资料。一月末开始动笔,断断续续到昨天,一点一点地搭。

其实我一开始不意可以和医学史结合,但这是自然而出的,以文学载医学,今天无论中医西医,都没落了。药名诗及其衍生,你说它是自娱自乐也好,调笑戏谑也罢,作者就是肚子里有那么很多很多个药,还拿出来搞得了创作,起到了一定的医药普及作用,我都被科普了好些不知道的别名和不太常用的药。更不用说药性剧,那就是教化普及用的,如此好的东西不被中医药院校重视,太可惜了。可以说是让人蹬穿了地骨皮了。

最后找到的遗珠彭孙贻,在集子前面的传里看到一点小故事。彭孙贻小时候就很喜欢学诗,结果他爸“怒曰”:君子须学有用之学,诗学成李杜又有何用?
从此以后他只敢自己偷偷学。
有何用?“秋半夏云凉”,可以说成无用。但没有他,我不知道“人言”是砒霜的别名,如何无用。

论文,一万一千字。
可以想见我在这之外摸了多少鱼。
比如薛雪,净给扣温病老中医的形象,人家诗学可是正经学过的,很认真地当一回事对待。我一定要看完《一瓢诗话》。
明清小说真的难免有黄暴内容,我现在都有点无法直视“乳香”……曾选择性看了一本专写搞基的,感想很严肃:多是玩弄而已。
请别开历史倒车。古人都会用一种比较赞许的笔调去写有情人。

被老师夸了,投稿试试。

此为记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