投江屈原真是屈

大梦谁先觉,平生我自知
如果粉丝何为由你们定义,那我拒绝加入

不明白新概念那种甜腻腻的文风何以成了无数青年向往的标杆。
或裹了一层又一层的长句,或电影旁白风的迷离,或嚎叫一样的抒情。现在好像又开始反弹,学王小波了。
在学校这么多年也写不出高分作文,我没本事,我不适合。别人都像爆发力很好的短跑选手,让往哪儿跑往哪儿跑,我不行,只会走路,跑不动,不愿泄露什么,隔着字也一样,天性使然。
其实很多套路我都能记得清清楚楚。让写一篇小学生作文,我现在还能起手写成小学生作文。厚着脸皮学舌而已,哪有那么多话好写。
原以为应试教育强迫大家写成那样,到时候松了绑每个人都会放飞自我,后来发现也不是。高分作文风可能也是一种实实在在的风格。
先人的文字——借鉴一句话——闲闲写来,简而有味。我们抻着脖子仰天长啸的姿态未免有点扭曲。散文散文,最好还是别紧绷绷的。
中国话的节奏很重要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