投江屈原真是屈

大梦谁先觉,平生我自知
如果粉丝何为由你们定义,那我拒绝加入

前天晚上和组里仨人碰了结题之前最后一次面,外面呼呼刮风,本来预告第二天有沙尘暴的。
他们说,咱们开题那次开会外面也是刮大风。
我竟然一点儿不记得了。我只记得查了半天这个怎么写那个怎么写,结束之后还嗑了回凯。(不能保证是同一个会……)

他们说刮风,那就好像是刮风吧。
现在连当初怎么想起来做药名诗都忘得一干二净。
傻了,这一年。
命运会推着你走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