投江屈原真是屈

大梦谁先觉,平生我自知
如果粉丝何为由你们定义,那我拒绝加入

四月最后一个周日的内心drama

昨天上午剪头,下午逛书市,累瘫了。

今天起大早去答辩,古哲老师是评委,紧张如狗,但最后被他表扬了,好开心。答辩完去图书馆交了欠了小半年的罚款,终于可以再借书了。
十点出了学校,坐双层巴士沿北三环西行,很晒,很绿,微堵。一直在琢磨,我得到的肯定,好像很少可以发展为对我这个人的肯定。重度社恐,不想治又能怎么办。

老师,我努力了,你会记得我吗?


去麦当劳把袜子脱了,纪念光腿穿裙子的第一天。
Costa坐着,喝了一杯拿铁,旁边的叔叔在看人民的名义。我继续玩儿手机,加滤镜发照片,讨论课题组聚餐的时间。刚才在一起的时候,什么都忘了说。

你们在朋友圈点赞,是喜欢我的意思吗?


取了票,还有半个小时。看科学院南路道边两溜儿槐树很亮很静,很多人在路上走,我就也往北走,再骑车回来。两车道,红绿灯加上岔路,各种移动的东西都挤上了,有俩司机下车吵架,差点儿没动手。

这么凶,你们是怎么吵起来的呢?


电影院里看见了两个眼镜男拿着DQ吃,进场了就坐我前排,关系很好的样子。两个男生,一起买北影节看动画片伦敦一家人,还一起吃DQ——一致的小情调,一致的经济水平,至少我花了60的票钱又花了50多吃喝已经不敢吃DQ了。DQ作为冰激凌不能否认有一点儿贵。
结尾我好像看见一个眼镜男歪过去头,靠在另一个的肩上,许是看错,但真的是很像。

无论怎样,我很羡慕,你们是普通朋友吗?


坐地铁回家,旁边儿一姑娘很大声地说:“我不想去军艺,我不要在北京,不要在北京,我想去上戏!(大意)”扭头看她,小眼睛,周冬雨那种类型,很自然。

太挤了,是你要离开的原因吗?


初夏还不热,还不躁,很多时刻感觉所有推力都消失不见,我只是一个生命——一个只需要站着,走着,吃着,躺着,被太阳照着,被风吹着就不受干扰的生命。自己活是难的,在群体中活也是难的,此间天气却让我感觉所有地方都很亮、都很安静,所有难题不是不可以遗忘。

城市太大了,老地方走不完,新地方也走不完,老舍都没去过陶然亭,不清楚他后来去了没有。


你可以来找我吗?一起走走看吧。




添一句,我觉得军艺比上戏好,不负责任,就是这么觉得。

做自己的阅读理解挺有意思,好像恰恰组成了远与近,恨与爱,去与留的三题,我在其中悲喜无常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