投江屈原真是屈

大梦谁先觉,平生我自知
如果粉丝何为由你们定义,那我拒绝加入

风带着日光卷动厚窗帘:扑啦啦,扑啦啦。

“什么都可以想,什么都可以不想,便觉是个自由的人。”
我爱这自由,但自己明白某种程度上正在让渡一部分给别人。互相让渡,或能产生一种更大的、更新的自由,生的自由,死的自由,于是人们永恒地歌颂爱情。

有些故事因把握住了自由而加倍浪漫。枝枝相覆盖,叶叶相交通,自由;双双化蝶,自由。山鬼一个单相思,也那样自由。生为人而不可得的自由交给天地来赋予,不知道谁想出来的。

(荷塘月色这一段怎么能叫多余呢!略略对余光中转黑。)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