投江屈原真是屈

大梦谁先觉,平生我自知
如果粉丝何为由你们定义,那我拒绝加入

躺在同桌的床上,难过死了,明明很累,可是睡不着。
大学两年了,两年了,不过一场大梦。如果让我一睁眼醒来回到高中,甚至初中,我都可以无缝衔接地继续过,当作什么也没发生。
在高中也曾想回到初中就好了,矫情吗,可一幕幕我都记得,清楚得不得了,它们总来找我,有什么办法呢?
人生愁恨何能免,销魂独我情何限。后主此两句,写尽分分合合的世事。
天塔旁的夜风,记得我流泪的样子。现在我又流泪了,只不过换了一种泪,流不成旧的。没得选,痛苦,没法儿说。

评论